在福州当警察的他,写了一首歌叫厦门

滚街2018-04-19 12:22:23




 门虫乐队 

 一支刚毕业的大学生民谣摇滚乐队 




门虫乐队,成立于2016年夏天。

2017年,乐队主创成员从福建警察学院毕业。

主唱顾君豪 、吉他手翁泽宇、贝斯张海涛、键盘金宁晖、鼓手陈立君 吴小敏

乐队现有原创歌曲《厦门》《门》《边镇》《朝茶晚酒》《仓山》等。想找到他们的音乐,网易云音乐搜索“门虫乐队”。

早晨上班路上,给朋友听了首原创民谣,叫《门》朋友说,还不错哎。我说,对,我一直单曲循环了好几天。是我采访过的一个大学生乐队做的。


回到办公室,同事问我昨天采访的怎么样,我说你去网易云听听他们的歌。后来妹子告诉我,她已经连续两周,都在循环播放顾君豪的《厦门》。


六月中旬,顾君豪众筹的唱片《厦门》准备要发货了。



最初顾君豪写《厦门》这首歌,没想到在网易云上点击量竟还不错,于是他想把它做出唱片来


刚开始只打算众筹3千元,没想到最后还多了400多块钱。同时他还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活动,就是让粉丝手抄这首歌词,唱片做出来,会送他们一张



初见门虫是五个即将大学毕业的小男生,主唱顾君豪从小学电子琴,现在弹吉他写原创,拥有不少小粉丝。


贝斯和顾君豪在警察学院是同一个宿舍的好友,他俩大二开始就在断断续续玩乐队了。吉他手被他们称作“大学城技术一流”的学霸,喜欢布鲁斯。


最小的鼓手,今年刚刚成年,也是最后加入乐队的老幺。我没想到的是,他们来自于警察学院。



和门虫约在他们常去的农大门口的琴房见面,他们五个看起来非常青涩。我随机问着问题,主唱顾君豪接过去了我几乎所有的话。


顾君豪给我的第一印象,更像是我大学时期常见到的懒洋洋的理工男,而不是一个作词写曲都极为擅长的摇滚歌手,有一种接近少年的纯真感。


见面就说,他们从警察学院来农大琴行这边,要转两次车,需要四十多分钟。


主唱:顾君豪

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保持着高频率的练习。因为能够在这样稍微好一点的地方练习,对他们来说,已经实属不易。


"我们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使用的警察学院的排练室,我给你看,长这样!"作为学生乐队,最大的困难就是来自金钱方面的压力,这点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较好的解决办法,但是他们依然在坚持着。



顾君豪在玩乐队到现在虽然时间不长,从刚开始在自己学校,一上台就被扔矿泉水瓶。到他们第一次去参加高校演出,一个乐队上了九个人,包括两个和声和一个非洲鼓…...把主办方吓了一跳,然后演出时麦克风都不够用了。现在居然也可以去接一些商演,想想还是蛮有趣的。

2017年3月24日,他们在唯美客乐队合场演出,从七点半演出开始,一直到十点半他们才登台


我在现场发现一个妹子,是门虫的小粉丝,从大学城坐一个半小时公交,七点到这儿,等了五个多小时,才等到他们唱歌。



除了音乐之外,顾君豪坦言他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喜欢的。他不是特别爱去研究其他什么历史,觉得自己是个挺没文化的人。


但是顾君豪,对自己的音乐,却一直有更高的追求。乐队资历较浅,为了演出,平时除了排练一些别人的歌,也想要尽可能的改善录音条件,提高人声的录音质量



顾君豪觉得读了警校,整个人都粗糙了。如果要让他去一些文艺咖啡店,可能会被误认为以为是来送外卖的


“我平常有的时候穿的挺屌丝的,加上我觉得本身长的就不咋地。之前去学校外面的一个快递站拿快递,刚好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女生在兼职,他看到我说你就是顾君豪啊,台上台下还不太一样哈哈哈”


但这些真不妨碍顾君豪真的颜值挺高~



大概高颜值的人恋爱也很顺利,听了《厦门》之后,让我想起大学期间多次去过的厦门,和恋人无忧无虑的走过每条小路。顾君豪的《厦门》正是因为谈恋爱的时候去了太多次厦门,情感发酵出来,就逐渐写出了这首歌。


门虫的原创,大多都是生活中面临的一些很现实的问题。《厦门》写爱情,《仓山》写在福州的回忆,《门》写对现状的挣扎。


在毕业季这个阶段,他们有很多迷茫,困惑和不确定,正如每一个经历过当年的人。但是最重要的,是乐队能否继续走下去的问题。


我们遇到的问题是,成员有可能会因为毕业,而分散在不同城市。”



虽然他们都很巧是南平人,但是毕业让他们不得不面临分离。技术大神吉他手去了南京读研,还好主唱留在福州做警察,刚成年的鼓手弟弟还会继续留在琴行工作。


这种迷茫还体现在了他们的创作上,这也是顾君豪写《门》的灵感来源。


“最开始我们乐队定的框架是,写一扇意识里的门,就像是一种选择一样。因为我和吉他手是特别热爱音乐的,但是要毕业了不得不去从事一个在大人眼里看过去更加稳定的工作,所以他去考研,我考公务员当警察。


对我自己而言当警察是特别憋屈的事,所以我觉得我被困在门内。”



“即使是这样,我们一定会玩音乐的”。


相信每一个真心喜欢音乐的人,虽然现在真的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做什么,会成为怎样的人,但还是想要继续做音乐,只要能有机会。


话音落下,大家面庞依然稚嫩,神情却很坚定。

 


离开学校有一段时间的我,也很怀念这个南方的小城市,怀念每次开学从北方开向南方的火车,怀念校园里那些,在露天广场上每晚扯着嗓子唱青春的少年们。


听说,前几天顾君豪刚通过了福州公安考试,成为了一名警察。







  文/摄影:Libby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