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音乐人 | 厉害了!阮厝歌手苏振华 风风火火闯台湾!

东早文体2018-10-19 10:23:11



苏振华在台湾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把泉州的闽南语音乐带给台湾人听听”。在苏振华几年闯荡台湾娱乐圈的经历里,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冷静自持再到如鱼得水,最大的感慨是音乐没有圈,只要你有好的作品,并一直不倦地去追求,总会有收获,没准还能让你灵光乍现,在人生的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选秀路上的前辈



仔细看苏振华的简历,就会发现他算是选秀界的前辈,无论是闽南语还是普通话,各类大大小小的唱歌比赛都曾留下他的足迹。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东南卫视曾经以《银河之星大擂台》《开心一百》这两个综艺节目称霸全国卫视,苏振华凭借精湛的歌声和台风以及惟妙惟肖的模仿成为这两个节目的常客。“因为这两个节目,我在福州呆了大概两年,那个时候模仿郑中基、模仿张学友等很多大牌歌星,虽然只是模仿,但极大地提高了我的唱功还有台风。”


苏振华的歌在唱腔上极具摇滚的随性和空间感,但又有着传统歌者的稳健。这种矛盾在演绎闽南语这种传统方言歌曲的时候就非常有优势。他说性格上的敢冲让他的声音自带摇滚属性,一路走来都是不遗余力地参加各种比赛,拿奖到手软。2009年参加闽南语歌曲总决赛,苏振华顶着巨大压力获得了冠军。这个冠军成为他打开台湾音乐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在台湾闯荡的日子



苏振华以闽南语音乐闯荡台湾可以追溯到2011年,六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譬如他的普通话和闽南话就都带有很浓厚的台湾腔,用词也很入乡随俗:“商量”会用“乔”,“出租车”会用“计程车”。苏振华说因为两地的用词习惯以及腔调的不同还真是让他在台湾的生活焦灼了一段时间。“在台湾发行第一张闽南语专辑的时候需要经常跑宣传,上过很多节目,譬如大家熟悉的《国光帮帮忙》《美凤有约》等。记得有一次去电台录制节目就闹了一个大尴尬,也才真正意识到要想在这里混好,当务之急需要深度了解台湾的闽南话。”



苏振华向记者描述了当时发生尴尬事件的那一幕:台湾的电台很多都没像祖国大陆电台那样有主持人,特别是需要宣传新歌的,基本都是歌手一个人在直播间介绍自己的专辑。“我当时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需要一个人讲一个小时,但也觉得可以应付。直播开始,我就巴拉巴拉开始讲,我真的觉得我讲得还挺好的,但还没过几分钟,就听到外间的导播一直喊“卡卡卡”,直接插进去广告。我当时都懵了,导演就和我说:‘振华,你刚说什么?我们怎么都听不懂?’过后我仔细对比了两种闽南话,发现就是用词习惯和腔调有点不同,如果你对一个人说的士,台湾人绝对听不懂,他们管这叫计程车。”


在台湾最初的日子里,苏振华说他还挺绝望的,但这种绝望绝对比不过他一度在香港发展的惶恐,“在香港来去奔波的日子里,到现在还记得一个前辈和我说的话:‘四大天王都是在台湾发片再红回香港的,振华为什么不去台湾呢?’我想我来台湾了,不能这样又回去”。于是,敢闯敢冲的苏振华除了跑宣传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看电视听广播上,认真去学习当地人的用语习惯。


如果你曾经穿梭在台湾的大街小巷,就会发现一首非常有泉州风情的闽南歌在台湾很受欢迎。“《散仙》是我向泉州一个音乐人邀约的歌,整首歌表达的意思就是虽然生活步调缓慢,但仍然朝着梦想前进。散仙就是泉州人的生活态度,无论多急都耽误不了他们坐下来先喝个茶。”《散仙》的意外受欢迎对于苏振华和其所属唱片公司来说是始料未及的,苏振华把这个意外归结为好奇。“新华路等带有泉州标志的歌词,小调一样的旋律都让他们觉得这首闽南歌很不一样,每次在公众场合我都被要求唱这首歌。”


闽南语歌新浪潮



苏振华在台湾一开始签约的唱片公司是美华,第一张专辑叫《雪花飞》,后来签约磐石推出《苏少Sure shout》,特别是《散仙》的走红,让他深刻意识到闽南语音乐挖掘的空间其实还非常大,最终促成了他想要回到家乡泉州发起一场闽南语歌的新浪潮。


“新浪潮”意味着既保留本土特质,又有最先进的音乐理念。“不能产生价值的音乐都是没有意义的,闽南语音乐发展需要通过市场价值来肯定而不是自娱自乐,所以整合资源、打造专业制作团队、专业包装团队,形成闽南语音乐的产业链才能得到发展。”



在苏振华接下来的计划里,他将秉承着把极富泉州特色的音乐作品带给台湾人听听的理念,和台湾的著名制作人合作,挖掘泉州爱唱歌的年轻人,告诉他们怎么专业创作一首歌,怎么用新的方式演绎,还有让这些原创的歌曲走进你我之间:“音乐是闽南语文化传承的最佳方式,通过泉州台湾两地的巡回Live show,加强年轻人之间的音乐交流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正如他的最新专辑《苏少Sure shout》中收录了很多泉州音乐人的作品那样,他正用行动实践着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