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厦门音乐岛?《厦门日报》给出了这些建议......

壹玖玖柒年2018-01-12 17:00:52


“厦门音乐岛”,一个新名词

今天,霸屏了厦门人的朋友圈




起因是,11月16日,《厦门日报》A3版

专版聚焦“厦门音乐岛”




这篇文章,究竟什么内容

一起来研究下





2017年9月初,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举世瞩目;


7月,“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申遗成功,成为中国第52项世界遗产;


1843年11月,厦门开启接轨世界之路,开埠至今174年,以其高颜值和高素质,在与国内外宾客的交流中,赢得各方点赞!


在厦门众多的魅力中,有一项天赋几乎是得天独厚的,那就是音乐


盛世盛会之后,大家都在思考:如何发挥这种“天赋异禀”再攀高峰,在全球视野中找准定位,树立城市品牌,从而让鹭岛之美更加光芒四射、声名远播?


答案呼之欲出:


 厦门音乐岛!


请横置手机屏住呼吸

欣赏厦门的美丽

(图:王火炎)


 品牌之歌 

《鼓浪屿之波》

唱出中国人的乡愁






厦门这个城市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她有鼓浪屿,更因为她有《鼓浪屿之波》。


地名入歌,在中国并不罕见,《康定情歌》、《外婆的澎湖湾》等都是国人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但像《鼓浪屿之波》这么优美、与城市气质深度契合的,却堪称绝无仅有——精致优雅,含蓄婉转,还有两岸之间淡淡的动人乡愁。




《鼓浪屿之波》旋律之优美,让外地人在来厦门之前就有了非常美好的想象,其诞生也堪称上苍对厦门的眷顾——在1981年末一次音乐采风活动中,由词曲作者共同创作而成,后又登上春晚的舞台传遍大江南北。


中国有很多城市,邀请很多知名音乐家来创作城市之歌,但能达到《鼓浪屿之波》这样艺术水准和传唱度的,却是仅此一家——金砖厦门会晤期间,《鼓浪屿之波》的旋律就曾伴着各国领导人在欢迎晚宴上细品厦门。


当然,鼓浪屿配得上这种眷顾——岛上音乐世家100多户,诞生了殷承宗、陈佐煌、许斐星、许斐平等一代音乐大家,许兴艾、卓贤、黄茜卡、杨璟、林芃等青年音乐家也在接力,普通人家“家庭音乐会”的风雅传统得到传承,人均钢琴密度更是全国之最。


于是,拥有鼓浪屿的厦门,在全国城市的赛跑之中,可谓一枝独秀:城市核心区有十余公里沙滩、繁华市区与山湖海美景并存;经济水准与城市形象平衡发展之外,还有品牌之歌闻名遐迩。





张藜 红曙 / 词

钟立民 / 曲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

鼓浪屿遥对着台湾岛,台湾是我家乡。

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母亲生我在台湾岛,基隆港把我滋养。

我紧紧偎依着老水手,听他讲海龙王。

那迷人的故事吸引我,他娓娓的话语记心上,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鼓浪屿海波在日夜唱,唱不尽骨肉情长。

舀不干海峡的思乡水,思乡水鼓动波浪。

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图:王火炎)




 音乐之城 


谈到厦门人们还想“听”到什么?


自洪武二十年(1387年)筑城以来,厦门在2017年走到了六百多年来最荣耀的时刻——“金砖厦门会晤”成功举办,举世瞩目。


在刚刚过去的金砖厦门会晤上,厦门作为“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给全世界的宾客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事实上, 厦门的发展思路一直对纯粹比拼GDP的做法敬而远之——地缘位置、城市体量、人口基础都决定了厦门不能走这条路——而是多管齐下,积极探索推进“让生活更美好”的中国城市实践样本。




城市的美是立体的,不仅应该可“看”,更应可“听”、可品、可回味。那么,对于得天独厚的音乐天赋,厦门还可以做些什么让自己更加光芒四射、声名远播?


除了《鼓浪屿之波》这一“恩典”之外,厦门还有更多音乐“才华”,比如厦门的音乐厅密度之高,全国罕见: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闽南大戏院、宏泰音乐厅、鼓浪屿音乐厅、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岛·爱乐厅……


再如,厦门乐迷基础很好,除了厦门开埠一百多年传统的浸润,还有厦门爱乐乐团19年的培育……




如此天赋,怎能辜负!如何有效整合现有资源并发扬光大?热爱厦门的音乐行家们纷纷建言:要将视野放到全球范围内来思考——我们,真的已打好《鼓浪屿之波》这张牌了么?对照国外那些以音乐而知名的城市,厦门作为音乐之岛还能怎样让成绩单更亮眼,让自己更名副其实?




 他山之石 


阿尔卑斯山脉一到夏天就“烽烟四起”


先看欧洲大陆。如果从上帝视角来俯瞰阿尔卑斯山脉,就会发现绵延1200多公里的区域,到了夏天简直“烽烟四起”——都是艺术节,尤其是音乐节:琉森、萨尔茨堡、布雷根茨……这些小城因此备受世界瞩目。



布雷根茨歌剧节  《魔笛》


布雷根茨歌剧节,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歌剧盛事,起源于二战之后百废待兴的1946年——当时这个小城甚至一个剧院都没有,所以在博登湖畔搭建了舞台,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扩建,该舞台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露天水上舞台——两年一换的歌剧曲目和舞台布景,让它变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装置艺术与歌剧艺术相结合的代表,历久不衰。



《007大战量子危机》片段

该电影曾在布雷根茨歌剧节取景

当时,水上大舞台上演的是《托斯卡》


还有爱丁堡艺术节,她的闭幕演出是一场10万人参加的烟花音乐会——城堡上绽放的烟花,与城堡下露天公园中奏响的交响乐,深度契合交相辉映——一年一度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能为城市带来2000多万英镑的经济收益,并能创造4000多个工作机会。


爱丁堡音乐节闭幕演出

烟花、古堡、交响乐

以及10万观众


壮阔的场景看过,再回到亚洲,听首小曲子。在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北海道的东北角叫知床岬,土语意为“天地的尽头”,被誉为“日本最后的秘境”,隔海遥望国后岛——北方四岛(俄方称南千岛群岛)之一,2005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游客有登船游鄂霍次克海湾项目,凭海临风,响起《知床旅情》的旋律,诉尽了家园、爱人的离情别绪。海天之间,催发感慨万千。知床,为了这首歌,甚至打造了专门的知床旅情公园!






可见,借助音乐,不知名小城能打响城市品牌,而知名城市则更可增加城市品牌的丰富程度。所以已经有境内外行家和乐迷充满热情地提出倡议——我们挚爱的厦门、美丽的鹭岛,要走的厦门音乐岛之路,有没有可能“脑洞大开”、创意齐聚,让自己被乐迷们列入梦想清单,从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赶来朝圣?


比如,在会展一带做一场两岸烟花音乐会,以《鼓浪屿之波》作为压轴曲目,用灿烂的烟花来照亮厦金海域,从而打造厦门独有的音乐盛宴!




 启示 


一朵“玫瑰”已绽放六年


实际上,“厦门音乐岛”之路,早已有人在默默探索,并结出硕果。


2017年是厦门的荣耀时刻,有一场音乐会选用《阿依达》凯旋交响曲来致敬——众所周知,这部流芳百世的作品是威尔第为庆祝苏伊士运河通船而作。


正是这场音乐会,去年举办时,压轴曲目是德语版贝多芬第九“合唱”交响曲,用以抚慰“莫兰蒂”摧残后的厦门。




第五届“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音乐会

“欢乐颂”片段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波澜壮阔的命题,该音乐会将如何表达?着实令人期待!


确实,城市的重要时刻,音乐不应也从未缺席。1989年12月,为庆祝两德统一,伯恩斯坦在柏林举办音乐会,邀请了纽约爱乐、伦敦交响等多支世界级乐团,并组成上千人组成的庞大合唱团,演奏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并将《欢乐颂》改为《自由颂》,成就美谈。


有心人已经知道了,这里谈的是“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音乐会,这是目前中国罕见的由民间发起的,一年一度持续不断举办的公益音乐会。它以“淡淡的忧伤”为基调,抒发感怀人生,珍惜美好的浪漫情怀。今年已举办到第六届,难能可贵。


第六届“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音乐会

在金砖会晤主会场——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举办

这是该厅在盛会之后第一次举办公开活动


“玫瑰”音乐会,可以是一种启发,是企业抑或是企业家,深度参与城市文化建设,推动城市艺术发展的模式。这种模式,早被历史证明是有效而具备持续性的。如世人皆知“文艺复兴”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些璀璨巨星,他们背后,佛罗伦萨艺术赞助人美第奇家族也得以名垂青史;再如洛克菲勒家族,对于现当代艺术的巨大推动作用,也为纽约发展成为世界文化中心做出了巨大贡献。


期待“玫瑰”音乐会,能启发更多企业、企业家参与厦门音乐岛的建设!




 建言 


期待厦门音乐岛




傅人长

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

首席指挥

厦门有音乐的优势,有一批致力于推广音乐的传播者,有一批热爱音乐的观众,如果能有更多的企业企业家参与进来,我相信厦门在艺术上一定能够发扬光大。


音乐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高水平的音乐会,对观众的培养,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文化建设水平,而这也是这个城市的精神面貌所在。厦门是一个美丽的花园城市,每年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希望厦门音乐岛的打造,能够让游客们不仅仅陶醉于厦门的美景,更能被厦门独特的文化魅力所打动而流连忘返。





梁定邦

香港资深大律师

前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

我一直沉浸于黑胶的灵魂世界,在Hi-Fi音响的极致体验中不可自拔,但音乐现场的魔力始终是我无法抗拒的。香港管弦乐团目前已跻身世界级,音乐总监梵志登先生还同时领导着纽约爱乐。


“港乐”的成功之处有以下几点:

太古集团慈善信托基金是乐团首席赞助,有雄厚的资金支持;

港乐发展与香港城市脉搏深深紧扣,不少重要演出更通过电台及电视转播给全港市民;

除了音乐厅演出,还每年都在跑马地马场游乐场举行大型户外交响音乐会;

港乐亦尝试踏出纯古典音乐的范畴,每年邀请中、外流行歌手合作演出,以吸引更多年轻观众接触古典音乐……


我认为,香港的成功经验值得厦门借鉴,期待厦门能够有更精彩的表现!





敖昌群

作曲家

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主席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音乐会做得非常成功!民间企业组织、推动的公益音乐会,能够吸引吕思清、章亚伦、范竞马等一大批艺术名家登场献艺,足以证明她的影响力。“玫瑰”音乐会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和艺术价值,在成都和厦门两地都取得了非同凡响的社会意义。


我一路见证了历次“玫瑰”音乐会的发展历程,第六届“玫瑰”又攀上一个新的高峰。音乐会选择在金砖厦门会晤主会场的音乐厅举办,成为厦门会晤结束后举办的第一场音乐会,具有特殊的意义。音乐会精彩纷呈,艺术家的现场演绎高潮迭起、曲目的编排颇具匠心,是一场令人难忘的高雅艺术音乐会的杰出范式。






朱德贞

金融家 

德屹资本董事长

厦大毕业后,我曾在纽约学习工作生活十几年。林肯中心的纽约爱乐、百老汇的音乐剧,还有中央公园的户外音乐会,都让我流连忘返,至今回味不已。


厦门的音乐氛围也很浓厚,所以我曾推荐国际级男中音歌唱家章亚伦等大师落叶归根、落户厦门。在厦门,我也参加了企业家合唱团,经常在家里举办家庭音乐会,这真是座迷人的城市。


不同的阅历、心境、人生阶段,都会对音乐有不同的感悟,音乐是值得我们花时间去体味的。热爱音乐的社区一定是好社区,热爱音乐的企业一定是好企业,热爱音乐的城市一定是好城市,热爱音乐的人一定是很好的人。厦门是一个极具文化魅力的城市,音乐气质尤其出众,我想打造音乐岛是一场持续的没有终点的努力,需要我们的教育从小孩开始熏陶,需要政府、音乐人及社会各方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厦门音乐岛,值得期待!





王 强


滕王阁地产CEO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音乐会推动者

我小时候曾学琴,为的是当知青时能有一技之长,虽未从此走上音乐之路,但也结下了一生之缘。后来事业发展也与此相关,既塑造和提升了公司品牌,也对社会有一定贡献。


2015年,我现场见证了爱丁堡艺术节的闭幕演出,领略了烟花音乐会的盛大与壮观;2016年,在布雷根茨欣赏了歌剧《图兰朵》,传统歌剧、现代舞台与美丽景观相得益彰;今年夏天的知床之旅,更使我深深相信,厦门这座音乐之岛,可以更加名副其实:期待“鼓浪屿之波”音乐公园早日建成,期待两岸烟花音乐会成就厦门音乐盛宴。


刚刚召开的十九大指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这坚定了我们的信心,与各界同仁,尤其是企业家“知音”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