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相声赛业余组冠军张攀:下得茶馆上得央视

2021-01-12 09:48:54

张磐在比赛现场

张磐和刘全庙,只有20岁,已经是著名的相声演员在天津茶馆。在上一次央视相声比赛中获得业余组第三名后,他们在相声比赛的业余组中获得了第一名。另外,刘国君、顾宗汉、刘春山和徐健获得第二名和第三名。天津相声再次在全国舞台上闪耀。张磐在接受记者在线采访时说,他很幸运能得到评委们的青睐。

记者:从第三位到第一位,你认为会有这样的惊喜吗?

张磐:说实话,我没想到两年前的成绩让我觉得很幸运。这一次我比上次更惊讶。但一等奖不是完美的结局,而是新的一步,是梦想的力量。

记者:你第二次还紧张吗?

张磐:说你不紧张是假的。最后一次录音,这次是现场直播。舞台中心有一些小的波动。但是,也许也是因为大自然的原因,我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舞台上一站,就平静地结束了表演。

记者:你觉得另外两对天津选手怎么样?

张磐:我们资历最少。在艺术和生活方面,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四个兄弟学习。他们在茶馆里工作的时间比我长。这次我们可能太幸运了,与他们的真正差距仍然很大。

记者:你们两个对未来有什么新计划吗?你还会在天津茶馆表演吗?

张磐:我们两人的心态在比赛后没有改变,我们的生活也没有改变。我想只要心境平和,舞台就能有多大。我也希望将来会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向我招手,有句俗语说,人们可以“上到大厅,下到厨房”。我希望我们不仅能在茶馆里给普通观众表演,还能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磨练自己。

记者:熟悉你的天津观众都知道你是因为喉咙而生病,甚至离开舞台一段时间。

张磐:去年我嘶哑了,发现了声带息肉,做了手术。对于像我这样专业的声音来说,这是一个晴天霹雳。手术后,声音明显不像以前那么好了。许多网友在微博上安慰我。我真的很高兴,我感到很害怕,也很害怕让他们失望。我在全国各地寻找著名的医生,但每次我的信心都被一点点侵蚀了。我姨妈和干妈看着比赛哭了起来。他们叫我哭着说:“没人知道今年你爬上去有多难。”看到你在舞台上声音嘶哑,真是尴尬。然后他们挂断了电话,发短信说:“别说了,住嘴。”其实,我也有点难过,我是一个唱歌的人,我曾经有很多音乐梦,但现在我不得不把这些梦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我恢复了我的声音和信心,打开了它们。

记者:跟我说说你的搭档刘全苗。

张潘:全庙和我合作了七年,非常默契的理解,这次比赛是我们七年友谊的最佳解读,我们会尽力创建一个更好的项目。

记者:这一次评委非常喜欢你,特别是李伯祥先生。

张磐:评委帮了我们很多忙。我记得李伯祥先生在排练时看了我们的演出。辞职后,他对我说:“伙计,好好学习,好好玩。我会照顾你的。没问题。我将来可以成为一个角落。”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另外,比赛结束后,刘俊杰先生给我打了电话。刘先生说:“是的,这个模型是很新的。”这部作品很干净,很适合看电视。“把它做好,好好合作。现在你有点有趣了。我从头到尾都看到了它,非常兴奋,以至于我自己喝了它,并不断尝试。”我以为我在做梦直到我挂断电话。我很感动。今后我将不辜负观众和长辈们的期望。

记者:你参加比赛时有什么有趣的消息吗?

张磐:年初,张桂田先生也是一名法官,他说他想把我介绍给我的女朋友。这一次,我在休息室看到他,说:“张先生,我女朋友呢?”张先生等的时候,我解释说:“别进你的帐。电视台有个视频。“然后大家都笑了。在激烈的相声竞争紧张的背后,这是一种轻松而有趣的状态.